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陈香梅去世,她可能是上个世纪对华盛顿政界影响最大的女性之一

Robert D. McFadden2018-04-05 07:55:24

作为“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遗孀,她的一生充满了传奇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当地时间上周五,出生于中国的美国共和党资金筹集人、反共游说人士陈香梅(Anna Chennault)在华盛顿的家中去世,享年 94 岁。陈香梅的丈夫陈纳德(Claire L. Chennault)是二战期间著名的中缅“飞虎队”指挥官,她在丈夫去世后曾经涉足各种秘密外交活动。

陈香梅在华盛顿水门综合大厦的公寓内离世,她的死讯于本周二才对外公布。据女儿陈美丽(Cynthia Chennault)透露,母亲在去年 12 月中风后出现了并发症,最终不治身亡。

在陈香梅的回忆录里,有她穿着白色高领袄代(ao dai,又称袄裙)与多名政要的合影,其中包括她的丈夫陈纳德将军、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尼克松和福特、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前驻越美军司令威廉·威斯特摩兰将军(William C. Westmoreland),以及在南越政府倒台后逃亡美国的原南越副总统阮高其(Nguyen Cao Ky)。

除了她与丈夫在他 1958 年去世前一年的合影外,这些照片汇集了陈香梅在华盛顿政界活跃的身影。多年来,她当过航空公司高管、社交聚会女主人,也是美国共和党的忠实拥护者、中国国民党和南越的支持者,以及在 1949 年上台的中国共产党的坚定反对者。

陈香梅虽然只是个普通公民,但她在美国政坛极为引人注目:她是飞虎航空(Flying Tiger Line)——她丈夫在二战后成立的货运公司——的副总裁;她写过多部小说、诗集和非虚构类作品;她是“美国之音”的节目主持人,同时还是华盛顿社交圈的核心人物。陈香梅位于水门综合大厦的顶层公寓吸引了众多政界人士登门拜访,包括美国内阁成员、国会议员、外交官、外国政要以及新闻记者。

但历史学家认为,陈香梅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她曾帮助美国共和党为中国国民党提供资金,并且一直是美国官员与国民党最高统帅蒋介石、原南越总统阮文绍(Nguyen Van Thieu)等亚洲国家领导人的秘密联络人。

而据联邦调查局的监听记录显示,在一场事后引发了多年激烈争论、涉及多国秘密外交与美国总统选举的政治风波中,陈香梅曾在越南战争期间参与破坏一项和平倡议,以此在 1968 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帮助尼克松击败了时任副总统的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 Humphrey)

当时,林登·约翰逊总统(Lyndon B. Johnson)宣布暂停对北越的轰炸,从而为那年秋天在巴黎举行的和谈铺平道路。但不久后,作为尼克松竞选团队与南越政府的幕后联络人,陈香梅被监听到在谈话中敦促南越官员抵制巴黎和谈。她说,要是等到尼克松当上美国总统,南越就能达成更有利的交易。

也就在谈话发生的 11 月 2 日,原南越总统阮文绍宣布不参加巴黎和谈。仅仅 3 天后,尼克松就赢得了美国大选。

前总统约翰逊得知陈香梅干预和谈后怒不可遏,一度打算依据美国联邦法规以干涉外交事务的罪名提起诉讼。不过,陈香梅最后并未遭到起诉。

1947 年,陈香梅与陈纳德在婚礼当天的合影,两人身后悬挂着一副陈纳德的画像。图片版权来自《一千个春天:婚姻的自述》(A Thousand Springs: The Biography of a Marriage)一书。

尼克松取消了对陈香梅电话的窃听,并嘉奖给飞虎航空一条获利丰厚的太平洋货运航线。不过,虽然陈香梅在竞选中担任了关键的亚洲地区联络人并提供了 24 万美元资金,她并没能如愿在政府内担任要职。

在她 1980 出版的回忆录《香梅之路》(The Education of Anna)中,陈香梅否认曾经参与阻止和谈,但承认自己对尼克松感到失望。

她在书中写道:“我们直到好几个月后才握了手。当时在白宫举办的一次活动上,尼克松把我拉到一边,满怀感激之情,开始感谢我在选举中对他的帮助。”

“我向他指出道,‘我可是花了不小的代价。’

“他听了突然有些不自然,喃喃道:‘是的,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个好兵。’”

1923 年 6 月 23 日,陈香梅出生于北平一个殷实的外交官和学者家庭,是陈应荣与廖香词的 6 个女儿之一。

父亲陈应荣在北京大学任教,同时也是《新中国晨报》(New China Morning Post)英文版主编。陈香梅和姐妹们从小在紫禁城附近一座宅邸中长大,身边有一大群仆从与塾师。

1937 年,日军逼近北平时,一家人逃到了香港。她的父亲成为了驻墨西哥外交使节,母亲则撒手人寰。陈香梅和几个姐妹则踏上了逃亡之旅,她们把家传珠宝缝进大衣里衬,流落在中华大地各个沦陷区。尽管面临战争,她还是和一同逃亡的教授们学习了新闻学,并于 1944 年获得了岭南大学的学位。

陈香梅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方言和英语,曾担任中国中央通讯社(China’s Central News Agency)记者,报道战事以及后来毛泽东发起的共产主义革命。在昆明,陈香梅遇到了陈纳德将军。他比她大 30 岁,是 8 个孩子的父亲,也是飞虎队的英雄。飞虎队击落了数以百计的日本战机,让中国在抗日战争中获得了一线生机。

1947 年,陈纳德与前妻离婚后与陈香梅在上海结婚。除了陈美丽外,两人还有第二个女儿陈美华(Claire)。陈香梅身后留下了两个女儿、三个姐妹陈静宜(Cynthia Lee)、陈香兰(Sylvia Wong)和陈香桃(Loretta Fung)以及两个外孙。

陈纳德夫妇曾经在上海、旧金山、陈纳德的家乡路易斯安那州门罗市(Monroe)以及台北居住。两人在台北一起运营飞虎航空公司和民航空运公司(Civil Air Transport),后者日后归美国中央情报局所有,用来开展秘密反共活动。

1958 年,陈纳德将军因肺癌去世,享年 67 岁。此后,陈香梅搬到华盛顿居住。

很快,她就受到了托马斯·科克伦(Thomas G. Corcoran)等丈夫生前好友的欢迎。科克伦是罗斯福新政的策划者,后来则成为了华盛顿各公司和外国势力的著名游说人士。他向陈香梅传授了游说活动的诀窍,而陈香梅则把她写的自传献给了他,并称他为“最好的老师”。

陈香梅在华盛顿加入了美国共和党以及颇有影响力的亲台反共右翼团体。1962 年,在前总统肯尼迪的支持下,她成立了中国难民救济会(Chinese Refugees’ Relief),帮助数千人离开中国。陈香梅还在美国国会作证、撰写文章、发表演说,并于 1963 年至 1966 年期间每周在“美国之音”电台用中文进行广播。

她的顶层公寓俯瞰流经华盛顿的波托马克河,宛如邦德电影里的场景。每周,她都会在那儿招待 80 到 100 位客人不等,为他们提供名为“妃嫔之乐”(concubine’s delight)以及“谈判者羹”(negotiator’s soup)之类的杂烩。前者含有鸡肉和荷兰豆,后者则是专为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准备的。晚宴上,身高不足 5 英尺(约合 1.52 米)的陈香梅一袭中式旗袍,脚踏尖跟缎鞋,纤细的身影显得格外瞩目。

陈香梅很可能与美国中央情报局过从甚密,此外,她还频繁前往多个卷入冷战的亚洲国家。可每当有记者问及这段往事,得到的回答总是语焉不详,这也让笼罩在她周围的传奇色彩愈发神秘。一份 1970 年出版的《纽约时报杂志》中曾提到:“陈香梅也被她的仇敌称为‘龙女’(Dragon Lady),美国政界都知道她在越南问题上是个鹰派人士。”

陈香梅曾指责尼克松对继续参与越南战争一事过于谨慎。她曾对《Parade》杂志说道:“他本该继续做他该做的事,一鼓作气,坚持到底。”

1981 年,陈香梅访问北京和台北,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以及台湾领导人蒋经国会谈,缓和了她原本坚定的反共形象。她承认自己有所软化,还说人们必须“谦虚学习,有时还要勇敢地改变自己的立场”。

而在那时,陈香梅其实已经失去了一切奋斗目标。越南战争结束了,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已经去世。美国断绝了同中华民国的外交关系,并已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Mike Lien/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