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走入上海当代艺术馆的街头涂鸦,讲述的是一座城市变迁的故事

徐雪晴2018-04-06 07:39:00

涂鸦成为了展示这种变迁的一种介质。

习惯在街头创作的法国墙绘艺术家柒先生(Seth),走入上海当代艺术馆忙活了两个多月,首次推出了位于室内艺术空间中的个展《儿戏》。

过去被喷绘在上海康定路拆迁区、枫泾古镇和上海老城厢里弄墙面上的孩童形象,与他从上海各处搜罗来的各式门窗与 80 年代的玩具结合在一起,在展厅洁白的墙面上营造出了一种怀旧的气氛。

其中一侧墙面,被安上了一排窗子。在掉漆的木制窗框和残旧的方块玻璃背后,是一群活泼的儿童形象。他们生活在上世纪的时空中,身着绿军装,戴着红领巾,或捧着搪瓷碗吸溜着面条,或面对面紧紧靠着在讲什么悄悄话,或举起一面小镜子照着自己的脸庞。

柒先生想要带给观众一种“在老街区散步的感受”。“这些窗都来自老上海,就像我在老上海当地街区创作一样,我想让这些人物重新回到他们曾经生活的窗子里。因为当我去老街区时,看到很多人已经搬走了,我就去想象他们曾经的生活。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也会和街坊聊天、了解他们的故事,我想让他们重新回到他们的家里。”柒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答道。

从古董市场上搜寻来的儿童玩具,与对应的墙绘作品并排摆着。迷你三角钢琴还可以敲出声音,顶着两只圆耳朵的老虎帽粘在墙上,龙型的橘红色风筝拖着长长的尾巴,还有一辆红花牌儿童自行车在墙面上露出半截车身,有种穿墙而过的感觉。

“在上海散步的时候,他发现很少能看到孩子们在街头嬉戏,只有在很老的街区才能看到。所以他就想通过这次的展览,将老上海的回忆用玩具来连接,让大家能进入到自己生命中的一段时光,再次回到自己的童年,用自己不受限制的孩子的想象,来看这些。”策展人曹彬在采访中说。

为了增强代入感,展览现场还设置了一排有趣的互动装置。那是一组展示上海老街区样貌的照片,在每张照片上,你能发现一个方形小洞,洞口还透着微弱的亮光。将一只眼睛贴在洞口上向内望,你将发现一段曾短暂存活于上海旧城区的时光:在拆迁区破败的墙面上,一名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正用手指击打着红色的玩具钢琴,三个小男孩正叠着罗汉将彩色的积木越搭越高,还有一名勾起脚跳绳的小女孩,弯曲的膝盖和面部一道扎入了封起的水泥墙面中。

这件装置展示的是同一个地点的两段时光。喷绘着涂鸦的洞内世界,是每一处地点的过去,而裸露在展厅墙面上的照片,则是涂鸦被抹除后的面貌。

记者现场拍摄
记者现场拍摄

“小的洞能够让你进入这个场景。如果只是放一张照片,你看过了就过了……整个作品是(同一地点)前后的一个对比。所以其实你本来是看不到原来的作品了,但是这个装置,可以让你看到。”柒先生在采访中解释道。

他并不纠结于自己的作品被消失的结果,因为每次完成创作后,他都会用相机保存这些作品,而社交平台则为这些作品提供了新的生存空间。

作品被消失或面貌发生改变的过程,反而成为了他观察城市及人们生活变迁的一种手段:“随着时间和天气的变化,这些作品都会继续自己的生命,有的会消失,有的会成长,别人会在上面画画……我对这个很感兴趣,所以我会重回我之前创作的地方,去记录作品生长的历程。”

像在街头创作时一样,柒先生制作了许多脸埋入墙中的孩童形象。他希望人们能去想象“这个孩子在看什么”。

“因为我的作品都是在公共区域创作,我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我这样(创作)可以让住在这幅画旁边的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理解这件作品,也是希望让大家不只是看表面,而是可以去看更深入的东西,用自己的想法更深入地诠释我的作品。”柒先生在采访中说。

这场展览将持续到 5 月 17 日,有时间可以去上海当代艺术馆看看。

在街头创作的柒先生


题图及文内图(如无注明)均由柒先生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